从被唱衰到真香,共享充电宝是怎么逆风翻盘的?

而共享充电宝上线初期介绍的商业模式,也正在成为现实。根据早期的公开报道和我们从一些代工厂了解到的信息,每台共享充电宝成本在 50-70 元之间(根据订购数量和容量不同,价格会有浮动),可循环充电 300-500 次,成本比起动辄三位数甚至四位数的共享单车无疑要低很多,柜机的价格根据接口不同从几百到上千元不等,2017 年 「腾讯科技」曾测算每台柜机的利润为 1020~1380 元 / 月,3-4 个月可回本,若依照现在普遍的 2 元 / 小时的收费标准和更低的成本,回本周期可能更短。

赚钱的不止是共享充电宝企业,放置了柜机的商家也跟着吃肉。目前商户并不需要为柜机支付任何费用并可获得营业收入 50% 左右的分成,流量大的商户分成比例还会相应提高,维护所需要的电费也并不高,各共享充电宝企业铺设点位时,甚至要支付数额不菲的「入场费」。

在喜剧演员 Yabatan 画风浮夸的 Instagram 推广视频下,有不明真相的国外网友惊叹「日本真是个非常发达的国家」,结果被其他网友告知「中国两年前就有了」。

那些没有倒闭的共享充电宝企业现在过得怎么样了?经过一轮洗牌后,共享充电宝市场目前公认呈街电、来电、小电、怪兽充电的「三电一兽」格局,根据艾媒咨询的报告,街电、小电和怪兽充电三家已实现盈利,来电也自称是行业首家实现盈亏平衡的企业,街电则宣布 2018 年首度实现年度盈利。共享充电宝集体涨价的消息一出,很多人才恍然发现原来这些企业在闷声发大财。

高瞻远瞩者则指出,不仅共享充电宝是伪需求,连充电宝也是夕阳产业,因为随着电池技术的进步,手机的续航只会更强,N 天一充不是问题,不再有电量不足之虞,发展共享充电宝实乃 49 年入国军。

「别说了,我向所有共享充电宝公司道歉,真香!」网友小何在商场里找到共享充电宝解了燃眉之急后发了这样一条微博,这也代表了不少人的态度,以前叫人家牛夫人,现在叫人家小甜甜。

▲ 图片来自:199it

虽然 ChargeSPOT 做了不少本地化工作,但从支持银联、微信支付、支付宝来看,它的首批目标客户可能还是已经习惯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内地游客。

王思聪的赌局输了吗?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

▲ 图片来自:凤凰网

此外,共享充电宝在投放和扩张上也不像共享单车那样激进,没有出现生产过剩或占用公共资源的情况。不过,共享充电宝行业最明智、最正确的决定,无疑是引入信用卡的免押金模式,既让将信将疑的消费者放下戒心,也将押金可能引发的问题扼杀在萌芽之中。对比大量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企业后期出现押金无法退还、总部排队退押金等闹剧,没有打押金主意的共享充电宝起码从这点来看是想好好做生意的,也算是共享单车让后来者少走了一些弯路。

然而,9102 年了,等着退 ofo 押金的人还在排队,摩拜买给了美团,途歌共享汽车资金链断裂,滴滴和 Uber 依然巨额亏损, 雷电竞app靠谱吗但餐馆、商场里的共享充电宝柜机依然亮着, 电竞之家手机版虽然也有多家企业倒闭、退出, 电竞菠菜app但项目本身经受住了考验,真人网上投注网站几家头部企业先后宣布盈利, 雷电竞app靠谱吗当初对此不屑一顾的人,现在靠共享充电宝续命后却大呼「真香」了。

消费者不接受,商家也不买账,从早期的报道中可以看出,商家们对共享充电宝的抗拒主要在于为此承担了设备管理、充电等成本和风险,甚至还要承受消费者因充电被收费而对商家产生的不满。

总之,在那一轮共享经济泡沫中,共享充电宝不能说是最不被看好的项目,但也绝对是速度被证伪走向灭亡的大热门。

人们最初认为共享充电宝是伪需求,是认为对于有电量焦虑的人来说,随身携带充电宝才是最有安全感的方式。然而,网络上随处可见的「真香」评价告诉我们,低频只是相对个体而言,大千世界,永远有人手机没电,永远有人不带充电宝,而尝到甜头之后,不带充电宝的可能性高,反正到处都有柜机,干嘛还要自己背一个呢?毕竟漏接一个电话就错过几个亿所以不能指望临时找共享充电宝的人实在不多。伪需求?急需充电的时候就成了刚需。

同样盈利模式简单清晰、更符合用户刚需的共享单车,原本也是一门不错生意,赌电竞比赛押注软件只可惜在资本的揠苗助长下成了一地鸡毛。共享充电宝最初被批得一无是处 ,在用户的警惕和资本相对理智的情况下反而能够以较为合理的节奏发展,但存活至今,乃至实现盈利,也不能就此断定它就一定是好生意,近来集体涨价的消息也反映了各共享充电宝企业除了收取租金外,并无其他有效变现渠道,一开始规划中提到的线下商圈引流、广告投放等并未能真正落地,更像是画给投资人的大饼。

▲ 图片来自:Japan News

如果增收的方式除了加价别无他法,不免让人担心共享充电宝的可持续发展,毕竟不可能无限制涨价,一旦价格超出用户可承受范围,恐怕真的会倒逼用户自备充电宝,把为数不多的刚需变成非刚需。

题图来自:新浪

被群嘲的共享充电宝当初有多不看好,现在就有多香走出国门的共享充电宝共享充电宝成功了吗?

在国内市场经受住考验后,共享充电宝已经悄然走出国门,去年 10 月,名为「ChargeSPOT」的柜机开始出现在日本东京一些商场中,这是一个成立于香港的共享充电宝品牌,创始人章小健来自广东汕尾,日本是该公司出海的第二站。

说好的伪需求?说好的低频呢?共享经济项目那么多,为什么活下来的是共享充电宝?

flag 真的不能随便立。

如果说短期内有什么技术上的挑战,大概是消费者对快充的需求越来越大,共享充电宝企业可能要考虑是否进行硬件升级。

2 年前,当王思聪在朋友圈放出「共享充电宝能成我吃翔」的狠话时,很多都觉得王校长这局赢定了,彼时共享充电宝行业以 10 天融资 3 亿、40 天融资 12 亿的速度不断刺激着资本市场的神经,但外界却是一片唱衰的声音,聚美优品 3 亿元入股街电更是招来股东的质疑,伪需求、低频、重资产、盈利模式不清晰,共享充电宝长得就像是跟风割韭菜随时跑路的样子。

▲ 部分柜机已涨价至 5 元 / 小时 图片来自:红星新闻

共享充电宝被质疑最多的还是押金的收取,这也彼时共享经济最大的弊病。上线初期,共享充电宝的押金多在 100 元左右,甚至允许消费者放弃押金直接买下充电宝,所以也有观点认为共享充电宝做的不是租赁生意,而是厂商销售充电宝的新模式,赌的就是消费者忘了或懒得归还,成本几十元的充电宝卖 100 块,这波不亏。

投资人说「当前人们出门连钱包都不想带,更别说带充电宝」,也到遭到反驳,认为手机电量不足且找不到充电设备只是偶发情况,说明共享充电宝少数的刚需还是低频需求,更何况手机快没电了还要开着定位满大街找共享充电宝柜机、扫码、付款,逻辑矛盾,操作反人类,陷入死循环。

在日本,ChargeSPOT 的收费为第一小时 150 日元(约合人民币 10 元),但 48 小时也只需要 300 日元(约合人民币 20 元),在香港则为 5 港元 / 小时、15 港元 / 日,押金为 99 港元。ChargeSPOT 还打出了「全球首个国际移动电源租借服务」的名号,理论上你可以在香港借,到日本归还,官网显示未来还将进入泰国和马来西亚。

几番论证下来,共享充电宝早早被判了死刑,2017 年上半年,乐电宣布停止运营、Hi 电暴力裁员、河马充电、小宝充电等多家企业也被曝出资金链断裂已进入清算阶段,这些负面消息似乎也在验证人们的判断,共享充电宝的寒冬比另一个明星赛道共享单车来得还早一些。

ChargeSPOT 在日本采取了国内共享充电宝企业少见的宣传方式:电视广告 INS 网红。今年 8 月,ChargeSPOT 在当地电视台投放了一则广告,至于代言人,还有谁比皮卡丘更合适?

Trustdata 前不久发布的《2019 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称共享充电全年用户规模达到了 1.5 亿人次,苹果用户平均每月使用 2.1 次,Android 用户为 1.7 次;而艾媒咨询的报道则称 2019 年中国的共享充电宝的用户规模将达到 3.05 亿人次。

▲ 图片来自:Phone Arena

至于念叨了多年的电池技术,其发展速度显然没有跟上手机硬件的更新换代,至今多数智能手机还是少不了一天一充,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研究部主任周波对凤凰网表示新一代电池技术 10 年内商业化落地的可能性不大,手机厂商们也只能在电池容量和快充上做文章,但好不容易延长了 1 小时续航,很快又被 SoC、屏幕、大型应用给压榨得所剩无几,电池技术还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5G 时代已经到来。

反正据说王思聪已经删掉了朋友圈「立帖吃翔」的内容。

共享充电宝的概念刚冒出来时,很多人是拒绝的:人手一个充电宝,公交、飞机、高铁都有 USB 充电口的时代,还用租充电宝?因此共享充电宝被扣上了伪需求的帽子。

,,


Powered by 真人投注网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